主页-(杏鑫注册)丨主页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8-10 阅读:

  主页-(杏鑫注册)丨主页?2018年,我国生猪出栏6.93亿头,占世界总量的一半以上,行业容量超过一万亿元。全年猪肉产量5404万吨,占猪牛羊禽肉类产量的63.45%,是中国城乡居民主要的肉类消费品种。

  2019年,猪肉产量4255万吨,同比下降21.3%。2019年,生猪存栏31041万头,同比下降27.5%;生猪出栏54419万头,同比下降21.6%。

  生猪养殖是典型的周期成长行业,行业短期受生猪产能和价格影响较大,长期来看龙头公司市占率仍低,有成本优势的规模化龙头企业长期有很大成长空间。

  据公开数据整理,2018年出栏量较大的八家养殖企业温氏股份、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(002157.SZ) 、新希望(000876.SZ)、天邦股份、中粮肉食、大北农(002385.SZ)、天康生物(002100.SZ)生猪合计出栏4844.78万头,占全国生猪总出栏量的6.98%。

  同以生猪养殖为主业,同样受益于新一轮“猪周期”,牧原股份受资金青睐程度远超温氏股份,其背后是牧原股份业绩增长的确定性更强和市场份额占有提升更快。

  2019年牧原股份实现营收202.2亿元,同比增长51.04%,实现归母净利润61.14亿元,同比增长10.75倍。而同期温氏股份实现营收732.28亿元,同比增长27.92%,实现归母净利润139亿元,同比增长251.38%。

  无论是从营收规模和利润规模来看,温氏股份都远超牧原股份,但市值却被远超的表层原因是市场给了牧原股份44.2倍的市盈率,而只给了温氏股份21倍的市盈率,此次牧原股份赢在了哪里?

  本次“猪周期”中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更加受益。牧原股份长期专注生猪养殖,95%以上的收入来源于生猪养殖,生猪销售利润占到了100%;而温氏股份收入中生猪销售占比60%,其余40%来自肉鸡养殖收入。

  根据温氏股份2019年12月肉猪、肉鸡销售情况简报,2019年肉鸡平均销售价格为15.06元/公斤,同比上涨仅9.93%,而2019年全国活猪平均价格33.28元/公斤,同比上涨138.57%。本次“猪周期”中,生猪价格涨幅远超肉鸡涨幅,牧原股份在本次“猪周期”中加速扩张产能相对温氏股份来讲受益更为明显。

  单看生猪养殖业务,牧原股份的盈利能力高于温氏股份。2019年在生猪价格上涨的背景下,牧原股份生猪养殖毛利率为37.05%,提高了27个百分点。

  此外,两家企业的养殖模式并不相同。温氏股份以“公司+农户”紧密性的轻资产养猪模式为主,而牧原股份的养殖模式为“牧原式”重资产模式。

  温氏股份的主要业务是黄羽肉鸡和商品肉猪的养殖和销售;兼营肉鸭、奶牛、蛋鸡、鸽子、肉鹅的养殖及其产品的销售。同时,温氏股份围绕畜禽养殖产业链上下游,配套经营屠宰、食品加工、现代农牧装备制造、兽药生产、生鲜食品流通连锁经营以及金融投资等业务。

  2019年,温氏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731.2亿元,同比增长27.7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39.67亿元,同比增长252.9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30.54亿元,同比增长233.61%。

  温氏股份称:“如果不考虑非洲猪瘟疫情对生猪复产扩产的影响,仅从母猪配种到肉猪出栏的时间推算,全国生猪存栏回归正常年份水平,大概仍需要一年左右时间,因此,预计2020年生猪供应仍然偏紧。”

  近两年,温氏股份开始加大推行“公司+养殖小区+养户”的模式,与传统的“公司+农户”的区别在于:

  1)公司参与猪场的设计和建造,使得育肥猪场满足公司的标准,自动化程度高,防疫级别高;

  2)相对集中管理,降低管理难度。不仅有利于提升公司对于非洲猪瘟疫情的防疫能力,而且有望提升公司的在育肥端的效率。

  “公司+专业化育肥场”形式多样,根据特定时空探索合意的合作模式。完整的一体化生猪生产单元包括公司管理&防疫团队、饲料厂、母猪场、育肥场,往后看还应包括屠宰场。而其中对于育肥和屠宰,是选择自建场、“合同生产”、托管租赁还是入股加盟、产业联盟,需要考虑当地的具体环境而做出灵活选择的。我们认为“自育肥”与“合同生产”的区别更多体现为公司扩张策略、路径的不同,但对于一个优秀的头部企业来说,二者并非是非此即彼的关系。

  产能效率提升主要得益于生产效率、育种技术、饲料效率的提升。若将产能效率-能繁母猪头均产肉分解为能繁母猪年均育肥猪出栏头数(MSY)、生猪头均出肉,产能效率的提升主要得益于 MSY 即生产效率的提高。MSY 由 1980 年 10.6 持续提升至 2019 年的 22.1,效率提升约 109%,CAGR 约为 1.9%。此外,美国生猪头均出肉在 1980-2010 年期间也得到了较大提升,由 1980 年 74.1kg/头持续提升至 2009 年的 91.5,主要得益于育种技术、饲料效率的提升。

  专业化育肥场效率更高,规模化前期效率提升幅度更大。根据 USDA,专业化育肥场得益于规模效应、专业的饲养人员、先进的生产设备,生产效率高于传统的自繁自养农场。1992 年专业育肥场饲料系数、人工效率分别为 383 磅/英担、0.89 小时/英担,较传统自繁自养农场高出 9%、27%,而2009 年,专业育肥场较传统自繁自养农场高出 45%、300%。

  先来看一头上桌的商品猪是怎么养成的。完整的生猪繁育体系包括纯种猪(包括原种猪/祖代种猪)、父母代种猪(二元种猪)、商品猪(三元猪),市面上的猪肉通常是三元猪,由母猪(二元种猪)怀胎3-4个月后生出仔猪,经过大概2个月的哺乳、保育后进行育肥,4-6个月后出栏。整个过程需要至少10个月时间。养育期间不仅要喂吃喂喝,还要预防可能的传染病风险,比如近期的猪瘟。出栏后,要经过屠宰加工,才能送进厨房、摆上餐桌。

  由此催生的生猪产业,形成了从饲料疫苗、生猪养殖到屠宰加工、流通消费的产业链,其中生猪养殖,是实现量变的关键。如何高效地实现生猪的量变?国外的集中化、规模化养殖指明了方向,但对根植于小农经济、以农户散养为主的国内生猪养殖业而言,实现起来并不轻松。以何种模式实现规模化?是猪企们共同探索的方向

  。据最新的公告披露,两家企业在2019年生猪销售规模分别为1851.66万头、1025.33万头,是名副其实的“千万户”。然而,与同等规模量级所不同的,是两家企业实现规模化的不同养殖模式。商品猪的养殖过程,土地、猪舍、人才、饲料、疫苗等都是关键要素,要完成规模化的价值创造,需要解决几个关键问题:如何获取生猪养殖的关键资源?如何确定与核心关联方的合作机制?如何保证规模化过程中的生猪品质?

  牧原股份给出的答案是“全程自养”模式。由公司投资建设养殖基地,统一采购饲料、疫苗等原料,统一开发应用生猪养殖核心技术,雇佣员工集中进行种猪的育种和扩繁、猪苗培育、生猪育肥等全部养殖过程,最后销售到市场。期间所有要素都由公司统一投资、购买、生产,公司与养殖人员的关系是内部雇佣关系,职工付出劳动并获得薪酬。在一体化的经营模式下,公司对养殖全环节进行作业标准化,使公司在扩张过程中,能保证出栏生猪肉质、重量的一致性。

  温氏股份给出的答案是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。拟合作农户(或家庭农场)经公司考察同意后,缴纳保证金并与公司签订合同,约定公司提供的种苗、饲料、兽药等及最终商品猪回收价格。期间公司提供饲料、种苗、养殖关键技术等,建立标准化管理体系,农户提供土地、猪舍,并按公司标准进行规范饲养。公司与养殖人员的关系是紧密型交易关系,农户通过卖出商品猪获取利润。通过对农户作业、养殖原料的标准化管理,辅以信息化等管理技术的深度应用,使得温氏即使与数万农户合作,也能保持猪肉的稳定出产。

  两种模式的优劣长时间来被外界广泛讨论,也成为生猪养殖行业中最具代表性的两种模式。“全程自养”模式能实现生猪养殖的全过程强管控,且能在人力、土地等资源利用上显示出规模效应,但对大面积土地的需求、资源的重投入等都难免限制扩张速度;而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通过与农户的合作,有效解决了土地、农舍等资源的快速获取,相较前者显得更轻,但如何通过紧密合作实现不同农户的标准化输出亦是不小的挑战。

  孰优孰劣?没有答案。实现规模化的共同基础在于业务与管理流程的标准化,而采取怎样的业务与管理模式从来都没有标准答案。对于企业,重要的是找到与自身性格禀赋相符的模式,如此才能发挥模式的最大价值。反观牧原和温氏,实现规模化所采取的不同模式,何尝不是上世纪80年代两粒种子所发的芽。如今,种子依然体现在两家企业的经营理念中,前者是“简单省心,高效共赢”,后者是“精诚合作,齐创美满生活”

产品分类
脚注信息